MAYDAY[失联中.....]

音乐剧/漫威/HP/FB/SPN。

拖稿界大佬,如果可以请催稿。

占Tag致歉!!!!
是Nico的粉丝群,诚邀大家一起来吸猫!(?

占TAG致歉!!是一个悍城语c。
《悍城》剧组。
无审不限重皮,随意换皮,玩儿的开心。名片记得带序号,下皮得带个套。别的没多少规矩,就是上皮的时候正经上皮,别太崩就行。

夜巡[军旅AU/纽忒纽无差/短/一发完]

*OOC有

*占TAG致歉


凛冬最是个可耻的流氓角色,他善于趁虚而入,他会猎杀你体内仅存的暖意,然后撕裂你的肌肤、敲碎你的骨头、豪饮你的鲜血、饱啖你的皮肉。而这狡猾的猎手也懂得投机取巧——士兵和流浪汉是最易得手的猎物。忒修斯上校后悔自己出了帐篷,然而那猎手正潜伏于浓重墨色中伺机窥探,上校在寒风中倒吸一口气,肺叶猛烈的灼烧感呛得他咳嗽一声,他感到喉咙略微发紧。四周寂静得可怖,上校抽抽鼻子,温差使虹膜产生的刺痛感刻不容缓地催促他去寻个庇护所,他停下脚步在草坪上站立片刻,终于不再犹豫,径直走向他无数次抬眸凝视的方向。羊毛毡布将光线切割成线条扑向忒修斯身后,他听到全身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求温暖,上校在帐口顿了顿,没有拒绝光的邀请。


https://shimo.im/docs/n9HrHKyZPn8RR2PZ/ 《夜巡[军旅AU/纽忒纽无差]》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Salieri》即兴作诗一首

1.5晚见完班老师,接下来几天满脑子都是甜痛和杀人交响曲,1.8灵光一闪就写下了这样的片段。文字很不成熟过于烂俗,我很抱歉。也许和萨列里大师的关系不大,需要慢慢挖掘。是第一人称。能看得出来诗里涉及了哪些角色吗x

随便搞个置顶。

叫我L吧,很高兴认识你。

TAG:音乐剧/漫威/HP/FB/SPN。

常年躺棺材人士,失踪人口名单榜上有名,拖稿界大佬,如果可以请催更。

其实还是看兴趣和灵感。

文笔垃圾,看不惯不用勉强自己的眼睛。

没了。谢谢你。

[冬叉]Another-2

#

他老了。

朗姆洛非常清楚他的体质大不如前了,偶尔“老了”这个魔咒还是会在他面前嚣张跋扈一会儿,但是最终他仍然会固执地、一如既往地把这一笔账狠狠地算在神盾局头上。就是这么回事,朗姆洛对自己的结论报以充分的肯定。

冬季是个不服老的傻冒们出洋相的好时节,这点潜规则朗姆洛还是懂的,以他现在的情况(神盾局的紧密通缉暂且不提,他自己的身手也担不起高额酬金)没有多少雇主会放心地把任务撂给他,于是每日对神盾局大肆咒骂成了他生活中自娱自乐的重头戏,经常性地,他用这种方式报答神盾局赐予他的一切。

在屋内时朗姆洛常常会把自己塞到一团衣服里,不论这些衣物堆了多少天,也无论花花绿绿的杂乱点缀使他看上去有多滑稽可笑。一半是因为他畏寒——即使他根本就不愿意挨上这个词半边儿——爆破造成的灼伤倒使他畏寒了起来;一半是因为他不得不这么做,冬天会把他由内而外拆卸成块,而屋子里根本没有开暖气。他口袋里的钞票被他妈的面包、酒精和烟草掏空了。朗姆洛一向认为冬天并不难熬,实际上除了尖啸着的寒气会啃噬他的骨头和资金短缺问题以外,他还挺喜欢蜷曲在这个水泥窝棚里整天无所事事地倚在墙根或者瘫在桌边和杜冷丁玩儿命的。

但是这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那只猫反倒比他这个人还要娇贵一些,朗姆洛能用酒精填饱肚皮,猫却不能靠喝西北风维持生命。廉价出租屋盛产老鼠,但是当兄弟姊妹们接二连三地神秘失踪之后,这些害虫都聪明地销声匿迹逃命去了,Winter也就失去了和朗姆洛耗下去的耐心。它给朗姆洛下了最后通碟——实际上也是第一次通碟——它开始尝试着抓住一切空隙溜走。

门、窗户、甚至是出租屋烂墙上的破洞,当朗姆洛第三次粗暴地拎着Winter后颈的皮肉把它甩进屋里时,他明白自己不得不出门采购补给了。

#

朗姆洛长时间地盯着那个白色的标价牌出神。

他再次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钞票的厚度,“£”的形状已被他的目光描绘了数次,他盯着这个符号之后的数字,仔细地把那一排标签都阅读了一遍。朗姆洛的目光又被袋子上形体优美、毛色漂亮的良种猫吸引了,旁边还有设计精巧、全然可爱的零食和玩具出售,他只是略略扫了一眼,没有再分心。

朗姆洛缓缓地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又同样缓缓地伸手拎了一袋包装最粗糙随意的猫粮。“养不熟的杂毛畜牲。”与此同时他往地上啐了一口。

他把那袋大包装的猫粮塞到怀里,没犹豫多久就在自己的购物清单里凭空加了几盒万宝路和KENT,最后他也没忘了再捎上伏特加和威士忌。

结账的时候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和她的父亲。女孩儿甜蜜的糖饴色眼眸使朗姆洛想起了蜂蜜,澄澈的、粘稠的蜂蜜;然后是玻璃糖纸,透明的、五彩斑斓的玻璃糖纸。朗姆洛感受到来自收银小姐和那位父亲的目光,向下拉了拉连衣帽帽沿,他沉默地低下头假装是在看嘟起小嘴巴扯了扯他的衣角的小姑娘,沉默着掏出钞票递出去,沉默着无声催促队伍前进。

“叔叔再见!”小女孩脆生生的一声再见,那个胡子拉碴的青年男人的目光短暂地回到了他的女儿身上,唇角边的肌肉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再见,先生。”他不自然地向朗姆洛道着别,言语间带了一点畏缩,唇角的细小弧度和别的父亲为了自己女儿可能冒犯到别人的尴尬笑容不无二致。

“再见,小姑娘。”朗姆洛向小女孩点一点头,低沉而又沙哑就像是砂石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令他不得不咳了一声,两道目光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退了回去。与此同时朗姆洛加快步伐离开这里,恍若受到了某种鞭策。

他感到面皮上熔融的糜烂在撕扯着那些尚还完整的皮肉,这痛感如跗骨之蛆,激得他浑身颤栗不止,恍惚间他看到利齿青白的恶犬正蹲坐在他的面前,垂涎欲滴地渴望着他的骨头。

他再次拉低了帽沿,在寒风中向前踽踽独行。

#

自我标榜为“赏金猎人”的闲汉们最爱和戴着官帽子的老爷谈话,他们出手阔绰而又大多头脑愚笨,只得了一点靠谱程度还无从得知的消息便沾沾自喜,自以为抓住了断头台上的绞刑绳索。巴恩斯中士却是个例外,布鲁克林的酒桌和三教九流教会了他用眼睛衡量谎言的长度,而西伯利亚的洗礼冲洗掉了他身上“最碍眼的那一部分”。

他记得朗姆洛这么说过,即使当时的他懵懂着长官话里的含义。他的确坐不回酒桌旁了,但他照样举起酒杯,照样大把大把地挥霍时间,照样耍着他的小聪明,近乎于狡黠的沉默让那个赏金猎人几乎抓不住自己的舌头。

英国。不失为上策,他知道朗姆洛不可能逃得太远,没有了飞机、火车和轮船,小型交通工具在莽莽大陆上连屁都不是。也就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巴恩斯才会由衷地感谢神盾局的通缉令,感谢神盾局让朗姆洛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感谢它让他明白朗姆洛就在这儿。

他按照那个赏金猎人风风火火的比划还是一步一步摸索到了脉络,他看见那个过去在他们那儿会被称作“安全屋”的烂屋子,看见裸露在外的钢筋水泥编造的这里已荒废很久的谎言。

然后他看见了朗姆洛。

那个老男人根本就不屑于躲避。他知道他在那儿。他知道。没有人比交叉骨更了解冬日战士。

朗姆洛一脚踹烂了他这些天来恨透了的锈迹斑斑的铁门,他站在本来属于门的那个位置,可怜兮兮的吱呀声没让交叉骨抬起正眼瞧冬日战士一下,冬日战士也忙着用他的眼睛识别长官。

朗姆洛就是在这个时候咧开唇角无声地笑出来的,酱汁般泥泞的紫红色伏在他的脸上,那个纯粹的恶毒的笑容让巴恩斯愣在原地,他的内心却又有了一点小小的雀跃。

“巴恩斯,你他妈的试管婴儿当够了,准备在神盾局的实验室还是在你的美国队长的寝室里安家?”

这一点小小的雀跃泯灭了。

巴恩斯抬起头,看见窗户边潜伏着一抹幽幽铜绿。

Another-1 [冬叉]

“到Daddy这儿来。”朗姆洛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次,在察觉到最初试探性的柔声哄骗完全不起作用后,他曲起食指指节敲击几下桌面以引起对面那只猫的注意力,但显而易见的是,口气强硬的命令式短句等于放屁,猫儿抬眸瞥他一眼,眼底甚至缺少嘲弄他的兴味。

朗姆洛并不为这种无声的嘲弄而感到恼火。也许我该给他起个名字。朗姆洛怀疑那猫是因为不满意“喂”这个称谓才拒绝朝他靠近。这简直就是活见鬼。他从齿缝里费力地挤出一声嗤笑,对自己异想天开的幼稚想法嗤之以鼻。但他还是仔细地端详起了那猫,开始不只关注猫儿眸中的幽幽苍翠和肩胛骨凸出的嶙峋瘦骨,除了粘上浆汁粘在一块儿的杂乱皮毛外他没有什么新发现。

Winter.朗姆洛默念。或者干脆叫操他妈的。

Winter.朗姆洛踢了猫一脚,好让猫知道这就是它的名字。

猫——现在是Daddy的Winter——邪乜了朗姆洛一眼,状似漫不经心地分开上下颌打了个呵欠,森白尖利犬齿分明一览无余。朗姆洛眯起眸子打量着Winter,半晌,他咧开了嘴,露出被烟草熏黄的牙齿。

士兵,该死的小崽子,老子找到你了。

————————————————————————————————————————————————————————————

朗姆洛开始频繁地失眠。

准确来说,他是在逼迫自己将梦境连同睡眠时间一同挤出规划,让那些不切实际的玩意儿从他的意识领地里滚出去。朗姆洛早就习惯了并不安稳的睡眠,从第一打票子到手以后他就明白他得防着像他一样的恶棍们,这群王八蛋和正人君子们一样想从他身上捞到哪怕一点点好处,黑吃黑这种操蛋的情节不仅仅是编剧们津津乐道的吸金途径,也是他朗姆洛可能翻车的原因之一。但梦境不是他所熟悉的东西,尤其是噩梦地不断侵扰,朗姆洛感到极端暴躁,他清楚地记得冬兵是如何违抗他的指令的,他也忘不掉大厦将倾时耳畔的尖锐啸声,这一切完美地体现在了朗姆洛的梦境里,就像电影一样完地一遍一遍过掉,然后无限循环重复。朗姆洛由衷感谢九头蛇帮助他锻炼出来的绝佳记忆力,这样他就会铭记每一个注定失败的细节,就会铭记自己立下的复仇誓词。

不分时间场合大举侵犯的疼痛是另一个他不得不放弃睡眠的原因。

朗姆洛猛然掀开被子,挣扎之间不慎从床上滚落,首先着地的膝盖撞击地面发出沉闷的一声响,面部传来的尖锐疼痛顺着鬓角爬上头皮,暴露在空气中的虹膜隐隐刺痛,凉意与脊椎悱恻缠绵,指尖因剧痛而产生的战栗导致他无法紧握止痛药瓶,白色的小药片疯狂从药瓶里蹦出,朗姆洛慌忙强忍疼痛去够那些药物,左眼的模糊视力让他摸索了一会儿才触碰到片状物,他曲起手指将附近的药物一并抓拢至手心,就像一个饥不择食的人一般胡乱塞入口中咀嚼几下便火急火燎地吞咽下去,他费力地吞咽了一会儿,蠕动的食道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些碎块,尖锐的棱角让柔软食道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但朗姆洛感觉到了镇痛药的作用正在缓慢抚慰他的躯体。苦涩的味道迅速地在舌尖漾开,朗姆洛蜷起身体,然后咬住了舌尖,仿佛咬住了那股苦涩。苦涩被撕扯至破碎,腥甜锈味儿很快攻取的苦涩的城池,朗姆洛不计一切地接受了这为他所熟悉并且感到亲切的东西,这让他至少在那短暂的一刻里扼制住了难堪的呻吟。“疼痛有益,”朗姆洛想,“但不能听任它们在老子的地盘里放肆。”随后他的意识陷入了不可自制的模糊。

数根细长针尖挑破皮肤刺入肌理,朗姆洛手臂一痛,感到有湿漉漉的液体在手臂上滑过,朗姆洛的自救意识开始反击,从恍惚中脱身,朗姆洛抬起眼睑,敏锐地察觉到了那种痛觉的来源。

Winter.

Winter毫不客气地就着他的胳膊来了一口。

妈的!朗姆洛暗骂一声,觉得自己最好掴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兔崽子一掌好让它知道谁才是做主的,但抬手的无力虚浮让他明白那是无稽之谈,他现在连动手的力气都得蓄一会儿才具备。朗姆洛的嘴唇翕动着,但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仅仅是低声且模糊的咕噜声,朗姆洛上下动了动喉结,然后冲离Winter不远的地方啐了口带血丝的痰。“你这个臭婊子。”最终他嘶哑着喉咙这么说。

那猫听不懂,这是很显然的,但这并不妨碍它纵身一跃,轻巧跃到几块木板搭成的床上睥睨着朗姆洛。朗姆洛发笑的时候被噎了一下,于是他就这么不顾形象地躺在地上咳嗽着大笑,笑到肺部的空气被抽尽,然后一切归于平静,颓败终于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明天我要出去一趟,执行任务。”突兀的,朗姆洛的声音从地板上传来,在床上伏卧着的Winter抖了抖耳尖,随即阖眸假寐。朗姆洛清楚地明白它听不懂,但仍然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这儿待着,等Daddy回来。”这一回Winter理都没理他。

但朗姆洛知道它会留下来,为了他房间门口的那只空碗。

那只碗明天早晨将被填满。

#关于一个奇怪的冬叉脑洞和尝试的简短开头。

#脑洞。
叉骨侥幸未死,冬兵变回巴恩斯中士,叉骨在各地辗转流亡,一人独居,此时捡到一只绿眼黑猫,取名Winter,自此开始回忆。最终设定叉骨非正常死亡,黑猫不恋家,对这个“家庭”没有感情,在叉骨死亡后不知所踪,无人为叉骨收殓,巴恩斯中士自始而终对叉骨无感情。单箭头,为了刀子我已经无所顾忌了。是脑洞,别当真,OOC严重。




#简短开头。

“到Daddy这儿来。”朗姆洛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次,在察觉到最初试探性的柔声哄骗完全不起作用后,他曲起食指指节敲击几下桌面以引起对面那只猫的注意力,但显而易见的是,口气强硬的命令式短句等于放屁,猫儿抬眸瞥他一眼,眼底甚至缺少嘲弄他的兴味。

朗姆洛并不为这种无声的嘲弄而感到恼火。也许我该给他起个名字。朗姆洛怀疑那猫是因为不满意“喂”这个称谓才拒绝朝他靠近。这简直就是活见鬼。他从齿缝里费力地挤出一声嗤笑,对自己异想天开的幼稚想法嗤之以鼻。但他还是仔细地端详起了那猫,开始不只关注猫儿眸中的幽幽苍翠和肩胛骨凸出的嶙峋瘦骨,除了粘上浆汁粘在一块儿的杂乱皮毛外他没有什么新发现。

Winter.朗姆洛默念。或者干脆叫操他妈的。

Winter.朗姆洛踢了猫一脚,好让猫知道这就是它的名字。

猫——现在是Daddy的Winter——邪乜了朗姆洛一眼,状似漫不经心地分开上下颌打了个呵欠,森白尖利犬齿分明一览无余。朗姆洛眯起眸子打量着Winter,半晌,他咧开了嘴,露出被烟草熏黄的牙齿。

士兵,该死的小崽子,老子找到你了。

#Malfoy

“Malfoy”终究会由一个姓氏演变为其它的一点儿什么,也许是一个形容词,携带着或不可思议的的褒义亦或是透着陈旧腐烂的贬义,就像不敛跋扈的蛇芒亦或是老旧泛黄的皮革。

正如被袭击者畏惧草绳,农夫畏惧蛇,Malfoy畏惧堕落,以及沦为弱者。荣耀和软弱的混合载体,微妙至极。